她又演了一个三观不正的角色,汤唯的“求生欲”为什么这么弱?

《吹哨人》是薛晓路跟汤唯的第三次合作了。跟所有人猜测的不一样,这部电影不叫《北京遇上西雅图3》,不是一部爱情轻喜剧,而是一部纯正的商业大制作。有趣的是,这是薛晓路第三次让汤唯的角色“三观不正”。

《北京遇上西雅图》第一部,薛晓路让汤唯“小三上位”,在这里给大家说一个彩蛋,电影里人只有声音出场的大老板,扮演者是刘仪伟――没错,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先当厨师后当导演的刘仪伟;《北京遇上西雅图》第二部,薛晓路让汤唯在赌场当“叠码仔”,还傍过王志文演的大款――联想一下之前二人合作过的《黄金时代》,你或许可以理解成“萧红”终于如愿以偿得到“鲁迅”。《吹哨人》里的汤唯,同样“三观不正”,你去翻翻豆瓣,会看到好多痛斥周雯的恶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豆瓣等电影评分网站,已经成了“三观党”的天下。《英国病人》下面的恶评,基本上都是“毁三观”:“把婚外恋说得冠冕堂皇……”《钢琴课》下面同样是一片骂女主的声音,喜欢《廊桥遗梦》的影迷,个人建议不要去豆瓣看短评,那基本上是“捉奸现场”;就连《泰坦尼克号》下面,也不时出现类似“女主都有未婚夫了还跑去勾三搭四,三观呢?”这样的声音。

更有甚者,还有人因为有的演员在电视剧里演反派而跑去演员本人的微博底下一顿狂骂。在《延禧攻略》里扮演“袁春望”的王茂蕾被骂到关闭评论;在《香蜜沉沉烬如霜》中饰演反派的周海媚被骂到直接退出微博;《都挺好》里的郭京飞,发微博说“我都想打我自己”;前些天上映的《少年的你》,扮演坏女孩魏莱的周也,发了长长的一条微博痛斥校园暴力,痛陈自己演到崩溃……字缝里写着“求生欲”三个字。说句不客气的话:很大一部分观影者的脑子,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就不爱用脑子了,“道德”和“三观”是他们判定影视作品的唯一标准,除此之外,似乎一无所知。

联想到当年《还珠格格》播出之后,容嬷嬷的扮演者李明启老人上菜市场都买不到菜,说明观众的水平基本上没什么长进。区别在于现在的观众有了网络有了微博,在表达自我局限性方面有了更直观的手段。想到这些,第一万次感慨:汤唯打死都不开微博,简直就是全中国最有先见之明的艺人。如果她开了微博,我都不敢想象《吹哨人》上映之后评论区的“盛况”。毕竟,《吹哨人》里的周雯,对普通观众来说,已经不是挑战了,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

开场的时候珠光宝气,极尽排场――有炫富的嫌疑;遇到前男友旧情复燃,一夜风流――睡有妇之夫;在餐馆打工,差点把人家的后厨给炸了――没有生存能力,只能让男人养着;为了躲避追杀住进雷佳音扮演的马珂家里――小三上门逼走正房,还有没有天理了?

千万不要以为这是笔者在信口开河,翻翻短评,这样的吐槽比比皆是。更有甚者,还有人拿飞机失事的桥段说事儿:为了干掉她,幕后黑手老钟制造了飞机失事,几百号人为她陪葬,这人命债她是背定了!

也不要小看“三观党”的联想能力。虽然很多时候笔者会吐槽他们没什么脑子,但对于他们找碴角度之刁钻,想象力之丰富,扣帽子之蛮横……笔者还是愿意拿张A4纸写个“服”字送给他们。而这也正是汤唯的勇敢之处,是导演薛晓路的勇敢之处。

电影,很多时候是一种冒犯的艺术。电影,来源于生活,同时也要高于生活。电影,就是要展现人性、提炼人性并且反思人性。人性之中的怯懦、卑微、软弱、自私……凡此种种,用艺术化和戏剧化的形式体现出来,是电影的职责之一。电影也不是评选三好学生,不是哪个角色三观正确,就要奖他一朵小红花。现在的观众,没有经历过文艺作品必须“高大全”的时代,所以根本不知道,能让一部电影里的女主角“坏”起来,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

而汤唯和薛晓路用了三部电影去完成这件事。一部比一部狠,一部比一部更将汤唯推向“绝路”。这种挑战,甚至挑衅,是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飒爽,是一种“我偏要勉强”的倔强,也是一种无视条条框框“吹尽狂沙始到金”的执着。而令人更感慨的是:这样的事情,却是两个弱女子在做。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勇气?她们在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三观党”的偏见,她们在用一已之力对抗世界的恶意。

不得不佩服汤唯,她真的是最勇敢的女艺人之一。没有人像她一样,敢于出演这么多“三观不正”的女性角色。那么,她为什么有这样的勇气去做这件事?网上有人说汤唯这是“仗着自己美丽”――我想汤唯本人肯定不会介意这句“差评”,正如笔者绝对不会介意别人指着鼻子骂“你除了长得像吴彦祖之外,真是一无是处”。

文 | 捉刀人